對我這在台南長大的小孩而言,虱目魚不過是日常飯桌上再平常不過的一道菜--滷的、乾煎的、薑絲清湯都好。它也不過是眾多魚類選擇中之一,菜市場裡賣虱目魚的攤子比比皆是,一攤比一攤便宜,魚肚是以2片、350元計價的,便宜得很。也因此,虱目魚在我心中是沒啥地位的,比起來,我還喜歡「肉魚」多一些,因為魚刺較少,也沒有中間黑噁的一層肥油。

不過這在我離家北上工作之後變了。認真算起來,唸大學時就已離開台南,只是高雄實在太近,週末總是回家給媽媽養;之後出國唸書,想念家鄉味時,是一整坨地想:鹹酥雞、魯味、粽子、蚵仔煎,數也數不完,虱目魚在我的思念名單裡一點也不突出。不過在台北城泡了好幾年後,終於頓悟虱目魚料理是最難複製的一道台南料理,因為魚的肥美與鲜度決定了99.9%的成果。經年累月之後,終於,虱目魚變成我最根深蒂固的經典家鄉小吃,也頑固地認定,出了台南,就沒有能吃的虱目魚料理了。

好啦,碎碎念了這麼多,其實是要記錄一下上上星期五尋魚的失落感。剛到台北的前幾年,總是會地去找些南部小吃試試,只是多半以失望結尾。尤其是虱目魚,從隔壁路邊攤到人氣名店,一間間地被我打叉叉,(魚肉不鮮、肉質軟爛、刺太多、、、),直到完全死心,不再對任何招牌上所標榜的「台南虱目魚」有何遐想。直到那天看到幾個台南人的部落格,都介紹同一家虱目魚專賣店,說是難得及格的家鄉味,興沖沖地秀給老爺看,央他帶我去吃,下班後,一家三口跨上摩托車,橫跨了大半個台北市找到那家店,果然人氣十足,是個好兆頭。坐定後,毫不猶豫地點了許多:乾煎魚肚、魚肉湯、綜合粥、滷魚頭、再配上雞肉飯與滷蛋,真是完美。不過就在送上那盤魚頭時,我的美夢忽地醒了一半,「size差太多啦,魚一定不夠大隻~~~」我心中的OS。各項菜陸續上桌,嚐過之後,一股濃濃的失落感逐漸地湧上心頭,唉~~ 終究不是台南啊。

「那個粥還是跟阿憨鹹粥差一大截耶!」老爺發難

「唉~~~」我深深地嘆了口氣。

「不過真的算是我們目前在台北吃過最好的一家了啦。」老爺安慰我

「唉~~~失落啊!」我碎碎念著。

「那個乾煎真的有到位了啦。」老爺繼續安慰

「唉,失落啊!」我繼續我的惆悵與唉嘆。

 好吧,要吃虱目魚還是乖乖回台南,跟老爸、阿姨order比較快,或是乖乖去阿憨鹹粥報到看老闆臉色啊。

 

l   平心而論,這家真的是目前在台北吃過最好的一家了啦。

l   如果不是要騎車橫越台北市,說不定我不會那麼失望。

l   老爺說,這是台北,我們不可以強求。

l   Bubu也愛極了乾煎虱目魚肚,一餐可以K完一尾沒問題。連去花蓮,被他看到菜單上出現虱目魚肚,硬是要來一盤,結果當然不行。

l   現在回台南,虱目魚肚一定會上桌,阿姨,大感謝啦。

l   虱目魚的英文milk fish,倒是在美國才學到的。

 

阿憨鹹粥,總是吃完才想到要拍照...

 

大瓦斯桶煮的鹹粥

 

阿憨鹹粥的蚵與虱目魚真的很鮮甜

 

東市場裡一攤虱目魚專賣,四,五人大陣仗在處理魚貨,好多人排隊啊。遇到一位婦人,買了十來片新鮮魚肚,說是要給兒子帶上台北的,凍起來可以吃好幾餐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sammi 的頭像
hosammi

Murmuring 亂亂拍與碎碎念

hosam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